浅谈扮演《李逵探母》中李母的体会

中国戏曲是以独特的歌舞形式(唱、念、做、打、舞)来表达故事情节的。是展示矛盾冲突、刻画人物性格具有剧诗风格的写意戏剧。戏曲艺术是一种表现性艺术,特别注重形式美,重视思想感情的外化,即把看不到的人物心理活动、内心独白视象化地展现出来,使观众清楚地看到戏剧人物的感情发展变化。 戏曲艺术追求的是生活中的变形,而不是生活中的原形。它是把生活中的动作按照一定的规范来进行提炼、概括、美化和装饰,形成有一定规范可循的艺术表现形式。表演程式和虚拟的舞台艺术形式是京剧舞台整体表现技术组织中的—个组成部分,具有一般生活的内容,如:开关门、上下楼、划船、骑马等动作程式;哭、笑、惊、恐等表现程式;一桌一椅虚似成的高山、桥梁、楼台等舞台装置;一圈圆场代表行程十万八千里的虚似空间等。仅仅这些还不能构成舞台剧的完整,更重要的是要求演员根据人物性格和规定的情景要求,把若干程式动作按照一定的生活逻辑组合起来,才能表达出某种具体的思想感情,塑造出独立完整的舞台形象。 下面就《李逵探母》的表演特点、技巧运用、及唱念特色等方面谈一谈我扮演李母这一人物形象的一点体会。 《李逵探母》这出戏,在表演、唱念方面都不同于传统的老旦剧目,也不同于其他传统戏中的老旦形象。李母这一人物较于其他传统戏的老旦人物更贴近生活、贴近时代,也更能适合时代的审美需求。李母是一位淳朴善良的穷苦老人。当年,由于次子李逵打伤人命,逃门在外,终日盼子还家,哭瞎了双眼。而她身边的长子李达又是一个游手好闲的赌棍,根本不顾老母的疾苦与温饱。这些哀、怨、愁、苦与思念李逵的心情交织成了复杂的感情,都需要演员通过规定的情景和人物性格要求,运用戏曲的表演手法去塑造出完整的人物形象。这就要求演员必须有过硬的基本功,熟练地掌握戏曲表演的技巧动作,达到功、形、神兼备一身;唱、念、做浑然一体。这样再经过结合自己的生活积累和体验,进行舞台形象去创造。 瞎是生活中的丑态,但在舞台上应去美化,才能得到观众的理解与同情。《李逵探母》剧中的李母和《遇皇后》中的李后都是瞎子,但她们表演“瞎”的形式是有区别的,李后是紧闭双目,而李母则是半睁双眼。并且要让观众从她那半睁的双眼中透视出李母内心世界的精微变化,不仅要让观众看到李母的喜、怒、哀、乐,还要为之动情,为之落泪。戏曲的特征决定对待“瞎”的表演,既要美又要真。没有真,观众不易动情,但是真而不美就会刺激观众而流于自然主义的表演。如在二黄慢板中:“我身旁有李达那顾白发”这时从李母的低垂的眼帘中表现出的是对李达的怨与恨,因此怨怒也要美。而唱到“怎比得李逵他辗转病榻时刻孝顺我老人家”时,用手轻轻拍一拍自己的胸口,仰起脸露出喜悦的笑容,充分表现出了李母对李逵的喜爱、夸赞与思念,喜更要美。在这短短的两句唱词中加上演员的表演,形成了爱与恨、喜与忧的强烈对比。在见李逵的一场戏中,李母闻听她日夜思念的李逵回来时,按奈不住喜悦的心情奔向李逵。她当然看不到儿子的面容,因此她双手急切地抚摸,眼睛也急速地眨动,急切与喜悦的心情交织在于一起,让观众看到此时的老人家只能用双手才能觉察而唤发自己的视觉,去唤发头脑中对儿子的形象记忆。但当她触摸到李逵的胡须时,深感受到了哄骗,一个判断性心理活动从李母的眼神中表现出来,她那激动的心也从极度的热点跌落到了零点。她略带责怪地说道:“我那铁牛孩儿哪有胡须,你是何人前来骗我哇”。李逵答到:“孩儿离家十余年了怎能不长胡须,老娘请看儿的面目还未曾改变哪”。这时的李母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双目已经失明,急切地扑向李逵,努力要睁开双眼看个究竟。但她失望了,她是多么痛恨自己的双眼是如此的无用啊,她发自内心地呼喊到“急死人了哇”。这里需要演员真正发自内心表演,以达到感染观众,使得台上演员与台下观众的情感交织融合、浑然一体。 除以上所讲外,《李逵探母》这出戏,老旦在形体表演技巧上也有很大的突破。如李达要扒李母的衣衫时,她气得浑身颤抖;举棍痛打李达,却被李达推倒在地。这时演员要用一系列表演程式来完成此段表演,包括软翻身、跪磋、翻袖接卧鱼然后跌倒在地。这些程式动作需要演员用心去表演,不要为技巧而做技巧,要表现出一个饥肠辘辘、老弱多病、而又悲痛万分的老人形象。在李达弃母而去后,李母吃力地从地上爬起跪蹉到台口,同时伴随着一声令人心碎的呼唤:“李达、李达……”,更加强调了老人此时此刻肝胆欲裂以及对李达怨恨交织的情感。 唱是揭示人物内心世界,展示人物内心情感,增添艺术魅力,塑造人物音乐形象的极其重要的艺术手段。如:李母在唱到:“乖孩子你回来吧”,从音乐处理上,采用了吟唱的演唱方式,唱出了李母盼子的心声,随着“回来吧”短暂的停顿,李母抬起颤抖的手伸向远方,用乞盼的双眼遥望远方,仿佛在招唤远方亲人的到来。“看一看”节奏有意缓慢,李母这如泣如诉的音腔,衬托了急切与焦虑的心情。唱到“这瞎眼的老妈妈”时,节奏稍稍加快,再加上音乐伴奏的烘托,更加强调了李母盼子的急切心情。此段唱腔,动人心弦,感人肺腑,唤起了观众的共鸣和同情。在见李逵一场“铁牛孩儿回家转”的一段唱腔中,运用了[反西皮]的板式,此唱段高音挺拔明亮,低音深厚委婉,高低衔接自然,快慢有致的一波三折,动人心弦的旋律,不仅把一位带着眼泪笑的老妈妈那种悲喜交加的感情体现得淋离尽致,而且还给予观众以强烈的情感刺激,确能摧人泪下。 《李逵探母》这出戏,之所以有着如此的魅力,受到了新老观众的青睐和喜爱,最重要的是此剧有它的歌舞性和抒情性,充分体现了戏曲的表演手段——以歌舞演故事。这其中包括了动与静、喜与忧、爱与恨等一系列的感情交融的艺术处理,达到了功、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使人们在看戏的同时,得到美的享受。《李逵探母》这出戏不仅为老旦行当开创一个新的剧目,更重要的是为老旦戏的开拓和发展奠定了一条新路。它打破了传统老旦只重唱念,不重表演的旧模式。《李逵探母》不仅有很高的演出和欣赏价值,而且在教学上,能够训练学员的唱、念、做、表的基本功,在提高表演和技能方面也大有益处。